看過記錄 |

第六百七十章 一鼓作氣(1 / 2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七十里夜路,亦非一口氣之功。一窩蟻  m.yiwoyi.com

    張順根據自家體力的消耗情況進行估算,時不時安排士卒休整一番。吃些乾糧,喝些飲水。

    而路上又時不時遭遇到掉隊的義軍騎兵和潰散的官兵騎兵,張順派人一發收攏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,這個時代常規行軍,步卒一天行軍五十里。

    賀人龍麾下的步卒本就是官兵精銳,雖然這一次走夜路行軍七十里,在張順的鼓舞和安排下,其實倒也可以做得到。

    為了防止士卒掉隊和逃跑,張順還特意安排了賀人龍在後面收攏士卒。

    等義軍趕到華州附近的時候,重新清點了人數,僅僅缺少了二百一十三人。

    張順心裏倒覺得這二百一十三人未必是儘是掉隊之人,說不定是賀人龍藉機吃空餉也說不準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,張順便裝聾作啞,只當他們全是掉隊處理拉倒。

    話說,當張順率領賀人龍部到達華州城外的時候,彼時左光先的潰軍和賀錦的追兵其實也剛剛到達華州不久。

    張順等人依靠兩條腿走路,固然是磨破了腳皮。而那賀錦和左光先則耽擱在雙方來回廝殺、繞道等一系列爭鬥動作上面。

    話說那陝西總兵左光先一路敗退到華州城外,先聚攏人馬拼死擊退了賀錦麾下的騎兵。然後趕快逃入城中,緊緊的關閉了城門。

    華州城知州及城內副將等人聽聞了音訊,便急急忙忙前來拜見陝西總兵左光先。

    這幾人一進門,顧不得禮節,便問道:「左總兵,華陰戰況如何?」

    「我等聽說官兵大敗,城中謠言四起,人心惶惶,還請將軍為我等解惑!」

    「胡說八道!」左光先聞言不由怒斥道,「哪個造謠言,敢編排本將軍?」

    「只是趙光遠那個小人,居然當着本將的面,投靠順賊,着實千刀萬剮,亦不解本將之恨!」

    「啊?華陰丟了?」華州知府和副將頓時面面相覷,半晌才試探問道,「可是舜王親至?」

    「沒錯,本將和『順賊』苦戰於華陰城下,趙光遠這廝不肯出城夾擊此獠倒也罷了,竟然趁我等打的難解難分之際,公然投敵,以至於官兵士氣大跌。本將不得已退回華州,再作打算!」

    「那華州城能守得住嗎?」華州知州遲疑了一下,心道:我聽聞舜王仁義,與其他賊寇別有不同。若是實在堅持不足了,想來投賊也不是不成!

    「如何守不得?本將留下守軍猶有兩千,我麾下騎兵亦有五千。」左光先面帶不虞道,「這小小一個華州城,如何守不得?」

    陝西總兵官左光先話音剛落,突然聽到外面一聲炮響,把眾人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哪個在胡亂放炮!」左光先心煩意亂,不勝其怒,就尋思着要想穩定華州城形勢,不得不捉幾個人當眾砍了立威才行。

    不對!左光先話一出口,立馬覺得其中另有蹊蹺。

    原來陝地秦兵多擅騎兵,不善火炮。雖然後來陳奇瑜、洪承疇等人擔任督撫的時候,加強了官兵的火器,但是大多數依舊是弗朗機、滅虜炮和大將軍之流的小口徑火炮。

    而陝西總兵官左光先身為宿將,戰場經歷頗多,單聽這炮聲,就覺得有點耳熟,隱隱約約和義軍的火炮聲有幾分相仿。

    「將軍,這炮聲不對!」不但左光先聽出來了,那副將亦
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