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過記錄 |

第2章 六脈神劍經(1 / 3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「嗚嘩——」

    「強敵日內便至,天龍寺百年威名,搖搖欲墜,這黃口孺子中毒也罷,着邪也罷,這當口值得為他白損功力嗎?」

    大理城外、點蒼山中嶽峰之北、天龍寺牟尼堂中,本因方丈等人正在為段譽治療傷勢。筆神閣 m.bishenge。com忽然一聲大喝傳來,眾人耳中均震得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這幾句話充滿着威嚴,用的是佛門中一門極上乘的功夫,叫做「獅子吼」,一聲斷喝中蘊蓄深厚內力,大有懾敵警友之效。

    本因方丈聞言,恭恭敬敬地道:

    「師叔教訓得是!」

    左手一揮,和本觀、本相、本參、保定帝段正明五人同時收指退後。停下給段譽療傷,恭聽枯榮大師教誨。

    枯榮大師在天龍寺中輩分最高,面壁已數十年,天龍寺諸僧眾,誰也沒見過他真面目。就連保定帝也只聞其名,從沒拜見過,一向聽說他在雙樹院中獨參枯禪,十多年沒聽人提起,只道他早已圓寂。

    此時,眼看枯榮大師喝止眾人為段譽療傷,保定帝心急之間,又聽枯榮大師道:

    「事有輕重緩急,大雪山大輪明王之約,轉眼就到。」

    「你且把這串珠子給這黃口孺子戴上,暫時壓制傷勢!」

    卻是那清心琉璃珠被朱武通過采燕客帶出後,輾轉相傳之下,落到了天龍寺枯榮大師手裏。朱武在觀察了一陣子後,沒有和枯榮大師交流,只是用珠子本身的清心凝神能力,幫助枯榮大師修煉。

    此時,聽到他把清心琉璃珠給段譽戴上,朱武心中一喜,知道自己把精神化身送出來的目的,已經將要達到。在段譽戴上手串的同時,便用強大的精神,鎮壓他膻中穴貯藏的真氣。

    段譽用北冥神功吸收了幾個人的內力後,正感覺體內真氣內力太盛,似乎要迸破胸膛沖將出來一般,此時在戴上這個手串,頓感神智一清,體內躁動的真氣,已被鎮壓下來。心中歡喜之下,段譽喜悅地向保定帝等人道:

    「這串珠子有用,我的病已好啦!」

    保定帝聞言大喜,卻聽枯榮大師道:

    「正明,你也來參詳參詳,應該如何退敵。」

    「大雪山大輪明王之約,轉眼就到,本寺《六脈神劍經》,萬萬不容有失。」

    保定帝段正明聞言,有些疑惑不解,本因方丈向他解釋了一下事情,卻是吐蕃國師大輪明王鳩摩智以祭奠故友慕容博的名義、想要見識《六脈神劍經》,本因道:

    「《六脈神劍經》乃本寺鎮寺之寶,大理段氏武學的至高法要。」

    「正明,我大理段氏最高深的武學是在天龍寺,你是世俗之人,雖是自己子侄,許多武學的秘奧,亦不能向你泄露。」

    「說也慚愧,本寺雖藏有此經,但我們無一人能練成經上所載神功,連稍窺堂奧也說不上。枯榮師叔所參枯禪,是本寺的另一路神功,也當再假時日,方克大成。」

    「師叔估量敵勢,咱們若非趕緊練成六脈神劍,只怕寶經難免為人所奪,天龍寺一敗塗地。只是這神劍功夫以內力為主,實非急切間一蹴可成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段氏俗家第一高手,如能聯手共御強敵,確能大增聲威。可是你乃世俗之人,如參與佛門弟子的爭端,難免令大輪明王笑我天龍寺無人。」

    枯榮大師聞言,卻是有了想法,忽然向眾人道:

    「咱們倘若分別練那六脈神劍,不論是誰
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